【解讀】廣電Q3財報!多家巨額虧損,被“絞殺”的有線電視能否翻盤?

寫在前面

至10月底,12家廣電網絡及相關上市企業第三季度業績情況已經全部對外公示,DVBCN筆者通過重新整理了相關主要數據信息,做成了這篇姍姍來遲的財報解析文章。

由于三季度財報正文中多家未有就本期業績變動進行詳細的緣由說明,因此筆者根據部分企業的三季度業績預告情況說明及部分企業的經營數據情況說明,再與行業整體發展狀況結合,主要反映為筆者主觀性的判斷。多有不嚴謹的地方,也請各方于DVBCN公眾號后臺(DVBCN中廣5G)予以指出。

一如既往的說明。選取的12家企業中,中信國安參與聯營、合營的有線電視網絡項目較多,持有股份較大,因此也予以列入業績統計對比數據中。其余11家企業中,電廣傳媒、華數傳媒、東方明珠并非是該地區省網公司,并非是有線電視網絡的運營主體公司,且有線電視并非是其占比為絕對值或超過40%的收入源,因此三方的業績不足以完全反映該區域有線電視運營情況。

其他上市企業均為該區域的有線電視網絡運營主體,且有線電視營收為其主營業務支出項目。相關數據對比等信息,僅作為參考。

一、數據鑒真:廣電上市企業業績情況匯總

本次,DVBCN筆者將各家的營收數據分為了2020年前三季度及第三季度兩份,同時收羅了至三季度所公示的用戶情況,便于更直觀、全面的了解詳情。

根據DVBCN的整理,12家上市企業在前三季度的整體表現上依然呈現出明顯的正負差距。

1)前三季度業績情況

【解讀】廣電Q3財報!多家巨額虧損,被“絞殺”的有線電視能否翻盤?-DVBCN

(前三季度業績情況圖)

前三季度中,有8家企業營業收入與去年同期比較為下降,5家企業包括中信國安、電廣傳媒、廣西廣電、湖北廣電、東方明珠下降幅度均超過了10%。華數傳媒與貴廣網絡增長幅度則均超過了10%,營收額最高的是東方明珠(DVBCN注:其業務項目較多,東方有線的有線電視業務占較小的比重)的76億,其次的江蘇有線的53億(DVBCN注:為有線電視用戶存量較高的省網公司)。

前三季度的凈利潤中(DVBCN注: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共有4家反映為凈虧損,電廣傳媒共虧損超9億元,廣西廣電與中信國安均虧損超1億,湖北廣電虧損7419萬。同比數據中,由于持續虧損等原因,廣西廣電與電廣傳媒的變化幅度相當巨大。除了華數傳媒、東方明珠兩家非純有線電視業務主導的公司外,像歌華有線、江蘇有線、天威視訊等前三季度凈利均為過億。

值得注意的是,前三季度同比凈利數據中,僅有東方明珠一家為增長,其他11家均為負增長。

2)第三季度業績情況

【解讀】廣電Q3財報!多家巨額虧損,被“絞殺”的有線電視能否翻盤?-DVBCN

(第三季度業績情況圖)

第三季度的業績中,共有8家與同期比較反映為負增長,中信國安變動最大超過了45%,其次為東方明珠的人39%,緊接著的是電廣傳媒的20%。本期營收規模最大的是江蘇有線的18億,其次是東方明珠的17億,緊接著是電廣傳媒的近15億。營收增長幅度最大的是陜西廣電網絡的近15%,貴廣網絡與華數傳媒增長均超過了12%。

凈利潤中(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有4家反映為凈虧損,電廣傳媒本期虧損最大達6億元,其次是廣西廣電虧損達7644萬,湖北廣電本期虧損5679萬,吉視傳媒本次也出現虧損達421萬。

本期共有6家的凈利與去年同期比較反映為負增長,另6家為正增長,廣西廣電、電廣傳媒、湖北廣電、吉視傳媒的同比降幅較大,主要系持續虧損或同比盈轉虧的原因。陜西廣電網絡、中信國安、歌華有線本期的凈利增長幅度較大。

3)電視及寬帶用戶情況

【解讀】廣電Q3財報!多家巨額虧損,被“絞殺”的有線電視能否翻盤?-DVBCN

(本期用戶數據圖)

除去中信國安,11家上市企業中有7家公示了至本期的用戶數據情況。通過與2020年第二季度公示的數據比較:

有線電視用戶數據中,廣西廣電的用戶損失最大,本期出現了超42萬戶的用戶流失,江蘇有線損失了4萬戶,東方有線損失了超3萬戶,吉視傳媒損失了超1萬戶。其他三家如歌華有線、貴廣網絡、陜西廣電網絡均實現了用戶小幅度的增長。

廣電寬帶用戶數據中,有兩家與二季度比較出現了用戶負增長,東方有線繼續損失了2萬戶,陜西廣電網絡損失了超1萬戶。保持正增長的5家中,廣西廣電增長最大,本期收獲了超18萬戶的新用戶,江蘇有線則增長了11萬戶。

二、廣電網絡業績衰減因果探析

1)離網用戶擴大致使繳費能力下降

有線電視網絡行業連續多個季度整體狀況表現不佳,受多方面的綜合影響,用戶收視習慣發生變革,加之IPTVOTT TV以及移動互聯網絡視聽等的全線擠壓,我國有線電視用戶持續出現流失的現象。由于總局對行業公報數據有了新的政策要求,因此暫未獲知今年度的半年及三季度的廣電網絡行業官方數據,但根據《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有線電視行業季度發展報告》,至今年一季度時,我國有線電視用戶總量凈減了310.4萬戶,降到了2.06億戶,有線電視在用戶家庭電視收視的份額降至45.58%;而2019年四季度,有線電視用戶總數為2.09億戶。

此外,我國有線數字用戶一季度比去年末凈減了202萬戶,總數為1.90億戶,有線數字電視繳費用戶為1.42億戶,凈減196.2萬戶;而在2019年四季度時,有線數字電視用戶總數為1.92億戶,繳費用戶為1.44億戶。

由于退網用戶的持續擴大,以有線電視繳費為最主要收入源的網絡運營商們在收入面上表現為減少,甚至是虧損。

2)后疫情時代,廣電網絡仍處于回血階段

不可忽視的一點,年初持續爆發的疫情,依然在深深影響著廣電網絡各家企業的收支平衡。疫情之下,廣電網絡新裝入網用戶收到壓制,國內“戰疫”情況趨緩后,有線電視未能完全取得增量用戶的突破,現階段內還是需做好保用戶的守城之戰。

另外,廣電網絡的對外工程及相關投資項目,在疫情的影響下,現階段還是無法實現回收效益的。疫情期間,各家響應號召,及時為“停課不停學”“遠程會議”等服務,部分特殊地區啟動了電視免費看等活動,但實際效益未取得有效的大增收。

后疫情時代,盡管各方對新興數字經濟充滿了期待,但有線電視網絡受制于自身因素,暫時無法實現有效的突圍,無法從整體上提升自身的效益。

3)DVB區別于IPTV的優勢在減弱

前面提了下,當前用戶的收視習慣已然發生了很大的改變。ICT技術的持續融合應用下,盡管數字娛樂持續勃興,但用戶仍持續向移動化、互動化、差異化及分眾化等轉化。

在大屏端,廣電新媒體與運營商的IPTV業務成為有線電視(含有線數字電視)的直接競爭者。運營商此前持續依靠極為誘人的電信寬帶、家庭融合業務的多樣組合優惠,甚至于免費贈送的套路,使得用戶紛紛流向于此。據工信部的最新數據,至10月末,三家企業的IPTV用戶已達3.1億戶。

盡管IPTV經歷了政策環境的多重壓制,但隨著用戶規模的壯大,近些年在監管層面上,廣電總局決定將其納入與有線電視同等標尺的范疇內,相關標準還在陸續發布中,2019年“3.27”會議后,開啟了各地大審查的浪潮,這也為IPTV的轉正建立了前提,特別如廣電公共服務要求中也將IPTV列入與有線電視同等的行列。

值得注意的是,電視臺方面還在強化擁抱與運營商的合作,如浙江廣電集團與浙江電信強化升級的新品牌“中國藍電信電視”,以及陜西廣電融媒集團與陜西電信推出的“天翼高清IPTV VR版”等新鮮案例均無不透露了一個跡象——廣電臺(集團)加大了與運營商的業務合作,廣電這樣的“左右手互搏”終于進入了新的階段。

從愛上電視的一級播控到各地二級播控方,加之央視等也在持續解綁,使得CCTV3、5、6、8原本是有線電視最為自豪的精品頻道也落入了運營商IPTV通道,使得有線電視實際上已無內容的優勢可言,即使是高清制式也在受制于中衛傳的搖擺授權。至于互聯網的內容渠道,本身愛優騰等CP方踐行的就是多方搭橋的合作基礎,因此VOD點播資源上也是同質化的,亦無法成為優勢作以宣傳。

4)傳統廣電難以立足于流媒體天下

既Netflix、Hulu等先期廣泛開拓后,傳統影視傳媒集團不甘心之下也紛紛瞄向了流媒體市場,Disney+、Prime Video、Apple TV、Peacock等新晉者在逐步站穩腳步,通過背后的強大媒資支持,也要依靠“內容為王”搶奪流媒體之王Netflix的市場份額與全球用戶群。

國內流媒體環境與國外有很大的不同,OTT領域內依然穩居著愛優騰的第一梯隊(芒果TV實際上近乎處于一二梯隊之間),嗶哩嗶哩彈幕網、搜狐視頻、風行等不斷鞏固陣營,國內中長視頻走向“精品化”,但隨著移動交互化的蔓延,長視頻平臺在融合短視頻,短視頻也放開了長視頻限制,二者實際已然進入了融合化。

泛娛樂的持續滋長下,移動互聯視聽的需求遠無極限,移動直播、網紅帶貨、短視頻等視聽體驗更加注重用戶自身,平臺也在重視分眾化的需求,PGC/PUGC、UGC在云臺新科技的引導下,未來還能借助5G、VR、4K等帶來新的創作環境及市場導向。

“移動優先”必然要成為未來視聽大環境的首要著眼點,無論是媒體資訊、視聽娛樂、生活起居、工作學習等,寬帶互聯網下的AI等技術實際運作下,場景化已經不再是憧憬,而將成為常規化支撐手段。傳統廣電體系、思維自然不再適應,用戶繼續流失向OTT TV端等不足為奇。如筆者前些年常提的,國外扯出了個新造詞“掐線族”(DVBCN注:Card-cutters,指那些放棄有線電視的用戶族群),今年隨著流媒體的變局,傳統有線電視用戶正加快了“逃逸”的速度,而轉向了流媒體。

三、廣電網絡面臨的窘境

1)傳統廣電業務轉型困難

多年以來,廣電網絡運營商(嚴謹來說哦,指有線電視網絡運營商)業務結構指向較為固定,營業收入最大的構成還是來自于有線電視的各項相關費用,如落地收視費、維護費等。

從中央、省、市(地)、縣的四級辦確立,到“臺網分離”、“制播分離”,廣電網絡運營商說到底仍是個“倒騰機頂盒的販子”,只具備渠道傳輸和維護的業務基本體系,不具備內容生產與制作資質及能力。如前所言,從電視臺、傳輸中心等取得的資源與來自于CP方的資源構成了廣電網絡的直播與點播資源組合形式。

電信運營商已經取得了TV及互聯網的傳輸通道資質,但尚缺乏部分牌照,一方面搞IPTV,另一方面建立起自己的互聯網業務品牌及平臺等,加之自身能靈活調整寬帶、流量政策,使其移動+TV用戶積累的特別的迅猛。近些年,被列入的增值業務收入與利潤規模在持續擴張中。

有線電視多年來倒是確立了集客業務,由于自身還是憑借著黨政專網的優勢并也受之屬性的影響,相關項目的收益還是極為有限的,并且還會占用現金流,長期來并未看到哪家將之升為營收大主力,反而廣電寬帶成為了第二營收來源。廣電網絡大的機制體制不作改變,便很難突破效益的瓶頸,如同被“蛇絞”一般,在自己的懷抱中慢慢沉寂至死。

2)新技術人員、資源匱乏

運營商在與電視臺的聯營過程中,雙方給予了渾厚的資源支持。作為事業編,電視臺(DVBCN注:頭部電視臺)擁有穩定的內容資源以及強大的招商能力,資金流并不稀缺,并不過于頭疼收益率,本身在如IP化轉型中,電視臺也有自身的多方面廣電+ICT人才儲備,在與運營商業務對接中很容易實現技術的相互促進支撐。

廣電網絡(DVBCN注:如有線電視網絡)脫離臺之后,則以企業(DVBCN注:國企,文化企業)單位的身份開始運營,十余年后,大環境的變動下,彼此分離的廣電網絡已然無法在業務上突破瓶頸,且部分地方企事業改革動態還處于進行時。

在全面擁抱IP、IT、AI、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等新時代的背景下,廣電網絡需要革新思維,補血新人才,包括頂層設計以及業務執行層的多方面人才。

業務上,為響應如“新基建”的戰略,多地網絡公司在努力投入數據中心ICT項目,同樣在5G的建設背景下,廣電網絡也要招攬通信&廣電結合的新型人才。

另需注意的是,實際上當前各地域的發展差距還是較為明顯的,各地廣電網絡公司在實力上、資源儲備上有著不平衡現象。在全國有線電視網絡整合的背景下,如何實現資源的協調,保證穩定統一的發展也是項考驗。

四、新機遇:緊抓“一網整合”與廣電5G

1)“一網整合”可開創新局

在持續的變局之下,廣電網絡人數年來都有在思忖,地方網絡彼此分隔而治的弊端,特別是十余年間在各方復雜的狀況下,各行政區域的網絡公司生成的成分復雜的股東體系,為重新劃一的整合帶來了極大的困難。2014年,在相關部委的關懷下,中國廣播電視網絡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奠定了日后負責全國范圍有線電視網絡的相關業務并開展三網融合業務的基石,但實際上到了2020年,近7年間的所謂廣電國網并未取得實質性進展。

直到了2020年10月12日,“中國廣電網絡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掛牌成立,再往前的9月24日,其實已經舉行了中國廣電網絡股份有限公司創立大會,當時主要審議通過了《發起人關于股份公司籌辦情況的報告》《關于股份公司設立費用的報告》《公司章程》等文件,并選舉產生第一屆董事會及第一屆監事會。根據公示的信息,其注冊資本仍為10120107.2萬元(超千億市值)。

按照《全國有線電視網絡整合發展實施方案》及相關協議文件,參與組建“全國性股份公司”(也就是現在的中國廣電網絡股份有限公司)的發起人構成應為:

中國廣電+戰略投資者+持有或合計持有非上市省級有線電視網絡公司51%股權股東+已上市網絡公司+北京北廣傳媒投資發展中心有限公司。

由于中信國安因故退出,因此目前共有46位發起人(股東)。各發起人的成分其實還是較為復雜的,包括有機關單位、事業單位、企業單位等。

根據中國廣電副總經理呂建杰的說法,中國廣電當前階段只是通過換股成為22家非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而在10月掛牌后至年底前,中國廣電將完成非上市公司的實繳,屆時才意味著“第一階段”正式告一段落。在此階段完成后,各個股東股權排序會有一定程度的調整。

預期,自2021年起,中國廣電才會啟動對上市公司的合并,最終會選擇借殼上市(DVBCN注:傳聞為歌華有線)還是直接將中國廣電網絡股份有限公司作為上市平臺,目前還尚未定論。

這一“全國性股份公司”成立后,按照預期,將建設具有廣電特色的5G網絡并賦能有線電視網絡,完成以全國互聯互通平臺為基礎的有線電視網絡IP化、智能化改造,促進有線電視網絡轉型升級,實現全國一網與5G的融合發展,建成統一運營的管理體系,在提升規模效益降低成本的同時,增強有線電視網絡的產品和服務供給能力,提高有線電視網絡的競爭力。

2)廣電5G先期準備進行時

自2019年6月,中國廣播電視網絡有限公司與三家運營商企業共同接獲了5G網絡商用牌照。至今,三家已經密切建設了超69萬的5G基站,且開設了5G商用套餐,目前應用場景正在與各方探索中。隨著與中國移動共建共享框架協議的敲定,暫且確定了700MHz等頻譜及基站的合作模式,但雙方尚未就細節達成一致,因此預期的廣電5G規模部署恐要等至明年(2021年)才可啟動。

據中國廣播電視網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中國廣電網絡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呂建杰的說法,中國廣電已經完成了19個試點城市的5G基站、傳輸資源的勘察和網絡規劃工作,并啟動了試驗網絡建設。

此外,中國廣電與中國移動聯合開展的700MHz 5G網絡外場測試中,共有包括北京、上海、廣州、杭州、蘇州、武漢6座城市在列,未來將進一步為大規模5G建網及共建共享、異網漫游等積累經驗。

目前,全新的中國廣電股份注冊資本達到千億規模,且擁有全新范圍近230萬公里的有線電視光纖網絡,2.07億的電視機用戶,2385萬戶的有線電視終端用戶,以及廣電寬帶電視集成平臺等16項特色業務牌照。此外,中國廣電還擁有5G移動通信、國內通信基礎設施服務、互聯網國內數據傳送等技術電信業務經營許可3項,內容分發網絡等增值電信業務7項,以及700M、4.9GHZ、3.3G等頻段的5G頻率資源的儲備。還有192號段、10099等電信碼號資源使用許可四大項。

隨著700M頻段的5G國際標準已經頒布實施,可支持中國廣電5G的生態也加速成熟,就近期發布的手機也有多款均支持700M頻段,有線加無線加內容三融合的優勢不斷顯現,中國廣電董事長宋起柱也曾表示,中國廣電網絡股份有限公司未來將以打造中央大型文化企業為根基,加速穩健前行。

由于阿里巴巴與國家電網已經入股中國廣電網絡股份有限公司,預期或許能借助二者的資金鏈及相關基礎資源與廣電自有基建為廣電5G規模部署開辟新疆。

3)新業務期待

根據DVBCN以往的報道總結來看,廣電網絡在復雜的流媒體等視聽環境下,在電視領域正在試圖建立寬帶電視業務體系。據DVBCN的了解,寬帶電視將采用統一的“中國廣電寬帶電視”呼號和廣電寬帶電視業務品牌,構建自主認證管理和自有會員體系,實行全業務、全流量、全范圍的規模運營管理。

其更是融合了廣播電視和互聯網服務的優勢特點,在原有廣播電視頻道轉播業務基礎上,還將提供新聞、影視劇、綜藝、娛樂、體育、科技、財經、教育等多種類專業類點播及各種應用服務。而其網絡接入方式也更加多樣,除原有有線電視同軸接入外,還能夠提供光纖接入、WIFI接入、VPN接入以及5G移動接入等網絡接入服務

另外是關于廣電5G的場景業務——5G NR廣播。

根據解釋,5G廣播即采用引入中國技術提案的國際通用3GPP技術標準,利用廣電現有發射站點資源,獨立建設一張無線廣播電視覆蓋網絡。手機終端芯片支持接收5G廣播信號,用戶可隨時隨地免流量享受看電視、看直播、聽廣播等移動多媒體服務,并可綜合利用移動通信通用技術通過5G廣播信道與通信信道的協同配合,實現智慧網絡信息交互和視頻點播。對于消費者而言,5G廣播可以免流量使用視聽等多媒體服務。

5G廣播服務未來有望盤活全國7000余個廣播電視無線發射大塔資源,實現廣播電視信號對5G手機的全覆蓋成為現實。讓手機使用者、內容提供商、云和CDN服務運營商都享受5G廣播網絡的紅利。此外,5G廣播的服務可包括公共政務服務,也包括TO B的行業融媒體新聞傳播、應急廣播業務、5G直播業務、生活服務、高精度定位基準服務、航空互聯移動多媒體服務、廣播融媒體平臺服務等以及及TO C的服務,將成為5G業務發展的有力網絡支撐。

相關文章
廣電總局局長聶辰席:支持川渝地區智慧廣電等項目建設
廣電總局局長聶辰席:支持川渝地區智慧…
廣東廣電網絡與中興通訊交流5G等業務
廣東廣電網絡與中興通訊交流5G等業務
江西整合領導小組會議:2021年加快完成700MHz遷移任務
江西整合領導小組會議:2021年加快完成7…
廣西臺將停止 “廣西衛視”標清頻道播出
廣西臺將停止 “廣西衛視”標清頻道播出
山東廣電網絡東營分公司與中移鐵通東營公司簽約合作
山東廣電網絡東營分公司與中移鐵通東營…
全國有線電視網絡整合與廣電5G正式寫入“十四五”規劃!
全國有線電視網絡整合與廣電5G正式寫入“…
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
青娱极品盛宴国产分类